长沙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电竞

木纹妖精的魔匣第七十七章决战前夕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点击:[0]人次

妖精的魔匣 第七十七章 决战前夕

暴雨后微凉的风扫过整个村庄,空气中弥漫着淡淡的腐臭味,克拉克和妮可搀扶着贝弗利,步行在沾染着烫金色阳光的石板路上。

风消云散的天空上,阳光重新火辣辣的洒向地面,残存的三只影鲸无所遁形,被两名天灾骑士逐一消灭。和最初摧毁宅邸的那只影鲸不同,另外五只怪物的战斗力要低上好几个级别,不具备化为黑洞吞噬一切的能力。

按原计划将村庄夷为平地后,三人回到那栋宅邸前,隔着紧密的木栅栏,注视着漩涡般的黑色空洞在阳光暴晒下一点点消融殆尽。

最后的怪物消失后,残破的地基中,七座黝黑的铁炉连成一片,半遮半掩的埋在碎石瓦砾中,为寂静的村庄笼罩上一层阴冷神秘的气氛。

“那是什么?烧热水的炉子么?”妮可看了一眼病怏怏的贝弗利,故作轻松的嚷道。

“不是烧水的炉子,有很细微的法力波动……看上去是卢恩工房的感觉。”

克拉克的内心和外表一样粗,完全没有半点幽默感,端详着铁炉奇特的结构,一板一眼的答道。

“这么说的话……必然和那些怪物有关……必须仔细检查一遍。”红发少年打起精神,挣脱出了二人的搀扶,快步走向定影草后方的宅邸废墟。

“喂!有病就要说,千万别逞强啊。”女骑士生怕他有所闪失,连忙跟了过去。

“我很好。”

贝弗利回应了一句,便伸手扶着地基边缘的墙体,轻轻跳入了地下空间。

他现在只是觉得有点疲惫,脸上的创伤隐隐作痛,除此以外也没有别的感觉,至少体内的斗气并未发出警示。

“炉子似乎可以打开。”

妮可蹲在封闭的炉口处,用手敲了敲焊死的隔离板,眼睛直勾勾的盯着红发少年。

“不要打开!”

贝弗利明知道对方不会乱来,但还是被她吓了一跳。急急忙忙同时增加中塔高度的解释道:

“我们可以它们整体拆开,用海燕号运回南部凯尔特,让隔离设施齐全的音巢基地研究这些玩意。”

“你说的对。”

女骑士玩味的看了他一眼,然后站直身体,慢慢转到了的铁炉后方。

“嘿!我似乎找到好东西了!”

克拉克冠军也拿到手软趴在在铁炉的钢架下面,伸出手往里探,似乎是摸索到了什么。满脸兴奋的对二人吼了一声。

“什么?”

两人同时望向他。

“等等,让我看看。”

他从钢架下方掏出了半本笔记。摊在手里打开,看到里面全是密密麻麻的凯尔特文字后,忍不住的挑了挑眉毛:

“一本书……不对……像是工作笔记的样子。”

“给我看看!”

女骑士兴致勃勃的扑到他身边,抢过笔记看了一眼,就一脸扫兴的还给了他:“切,全是凯尔特字母,看不懂。”

“小心点!”

克拉克慌忙不迭的伸手接住笔记本,责备的蹬了她一眼:“不管怎么说这也是重要的线索,不要到处乱丢。”

“这么说的话。凯斯岛的灾难多半和魔灾无关,大概只是某个卢恩法师的实验事故……虽说收获了几个实验仪器,却和我们调查的东西不是一回事……”

贝弗利一只手抚摸着铁炉光滑的外壁,一边轻轻的叹息道。

……

地下深处,封闭空间。

祭坛内部的空间里,一袭高地式黑袍的卡尔夫坐在琉璃地面上,几根粘稠的触须垫成了他的座椅。轻轻的呢喃道:

“因为神化侵蚀导致神志不清了么……彼此认知冲突会形成绝望无助的折磨……现在的我却对此非常理解。”

他僵硬的扭过头,黑气翻腾的眼睛望向正前方,化为褐色触须的手臂蠕动着在空间中划出几道符文,巨大的法力化为一根光箭,射在前方高大的金属墙壁上。

轰――!

链接着地基和祭坛上层建筑的通道霍然开启,下一瞬间。就仿佛是夜晚苏醒的灯具一般,金属墙壁开始自下而上的一层层亮了起来,并发出刺耳的轰鸣声。

“那么……总督府还剩多少力量呢……让我试探试探吧。”

巨大的法力波动在金属墙壁上凝聚,螺旋状的通道旋转着缓缓开启,并发出模糊不定的黑白光晕,将深埋在地基下的怪物扯入祭坛。

砰――!

一只巨大的半透明利爪穿过通道,自内向外的按在金属墙壁边缘。剧烈的震动中,锯状利爪将金属强捏的变形,狠狠撕成了碎片。

“很好……很好……”‘

卡尔夫注视着这一幕,脸上挤出一丝僵硬的笑容,拍了拍手,轻轻的呼唤道:“出来吧,我亲爱的孩子,不要害羞。”

“……”

幽影般斑驳透明的身躯缓缓挤入祭坛,法力的光芒清晰的勾勒出了魔物的侧影――它就象一条硕大无比的畸形海豹,有着细长身躯与不成比例的臃肿头部。

仿佛是寻觅着某样事物一般,那张酷似人类的丑陋头颅慢慢的转向卡尔夫,口中发出了无声的呼唤,并蠕动着飘了过去。

“和恶魔交|媾孕育的魔物果然非同寻常。”

卡尔夫伸出湿漉漉的触须,按在怪物的头部,轻轻抚摸着它的头颅,温和的轻语着:“去地面上,杀了你见到的所有活物,展现你存在的价值。”

魔物眼中闪烁着墨绿色的光芒,口器中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拍动双鳍,巨大的身影缓缓上浮,不受阻碍的穿过了祭坛外壁,飞速向上爬升。

“……”

注视着魔物的身影缓缓消失后,卡尔夫眯起眼眸,沉默了许久后,叹息道:“居然又失败了,那两个盗墓贼竟有这种本事,能一次次逃脱我的追杀。”

“嘻嘻嘻。”

魔神仆从矮胖的身影从通道豁口中飞了出来,无比怨毒的看了一眼对方,摩挲着双鳍奸笑道:

“能够屡次逃脱追杀,就证明他们不是普通人。如果你再不快一点,那两个家伙就会带着真相投靠总督府了吧。”

“我自有分寸。”

卡尔夫从触手形成的座椅上站起身,走向祭坛的出口,木然的说道:

“这一次,我将亲自出手。”

……

分别遭遇了食人蜘蛛、蛾女杀手、独眼巨人、巨型跳蚤这一系列恐怖经历后,盗墓贼父子一路夺命狂奔,终于穿越了令他们噩梦连连的原始森林。

灰头土脸的站在山间小道上。汉克和德里克先是喜极而泣的互相拥抱着痛哭了一番,然后打起精神。寻找驻守在山路上的边防军。

饱经一路上担惊受怕的折磨之后,他们现在对监狱是无比的向往,因为那代表着安全和庇护。哪怕仅仅早一个小时,二人也想快点进监狱。

也许是倒霉事遇到的太多,终于开始走运,在月色下的行途上,他们望见了远方道路上的点点火光,那火光和他们迎面而来,很快。沉重的脚步声已经隐隐可闻。

再过片刻,就能望见雾霭后面飞扬的尘土,以及夜风中飘扬的旗帜了――军队,那是高地王国的军队,而那些火光就是他们手中的火把。

虽说这地方已经出了原始森林,但是作为一个部分疆域还未开发的国家,高地王国的领土上实际上有相当广袤的荒地。

在这荒凉的边境地带。平时其实见不到多少人,散布在荒野的大都是山民,而当一支真正的高地王国军团踏过时,那景象足以称得上壮观。

熊熊燃烧的火把排成一个接一个的方阵,由高擎战旗的旗手引领,沉默而整齐地行进着。走在最前面的是红鬃头盔的将领,然后是小山般的魔怪,再后面是夜幕中望不到头的重步兵和辎重。

而当中最显眼的,是那些披着雕饰精美的铠甲,手持长矛和短剑犹如铁人般的战士。他们普遍比凯尔特战士高出一头,浑身遍布着各种近远程武器,呼吸沉稳有力。步履整齐一致。

作为居住在爱丁堡西郊的凯尔特人,德里克和汉克一眼就看出了这是一支混编军团。将领明显是罗赛维亚的军官,魔怪也是他们的辅助军团,那些全副武装铁塔一般的壮汉,多半是精锐卫所军。

年轻人看到军队顿时兴奋到不能自己的程度,张口就准备呼喊,却被便宜老爹一把堵住嘴巴,拉到了路边上,狠狠的斥责道:

“笨蛋,那支军队里可不止是人,万一惊动了魔怪,你和我的小命就报销了!”

“没注意……还是你谨慎。”

德里克自知理亏,只能附和着点头讪笑。

两人站在路边上,高举着双手用力挥舞,有些士兵注意到了路旁手舞足蹈的两个流浪汉,朝他们露出几分讶异的神色。

老汉克确定为首的将领看到自己后,连忙拉着便宜儿子扑了过去,直接跪倒在地上:

“大人,我们自首!我们自首!”

“……”

为首的将领翻了一记白眼,很想把这两人拉过来抽一通,然后让他们看清自己的军衔――老子是军人,不是条子,你们自首个蛋啊!

“没看到我们是边防军么,滚开,要自首去执行所,妈的智商!”

将领黑着脸挥了挥手,几名虎背熊腰的亲兵顿时扑了过去,将盗墓贼父子提了起来,丢到了一旁的草丛里。

“呸呸呸!”

老盗墓贼啃了一口野草,连忙翻身站了气,朝着将领喊道:“大人!我们刚从那片森林里出来,发现森林里有独眼巨人!而且是聚居的独眼巨人啊!”

“嗯?独眼巨人?”

将领乘坐在水蜥蜴背上的钢甲轿辇里,听到他喊的话后扭过头,笑道:“你发财了,我在这里先恭喜你们,不过如果你再敢妨碍我们行军……”

说到这里,他冷笑着做出一个抹脖子的手势,然后将视线投向大路,再不管这两个路过的疯子。

“大人我们说的都是实话!”

德里克从草丛里翻身而起,一把鼻涕一把眼泪的哭嚎道:

“我们其实是盗墓贼,特里维斯家族的公墓就是我们盗的,先是被恶灵追杀,然后被怪物刺客追杀,食人蜘蛛追杀、独眼巨人追杀,现在才好不容易才逃出了原始森林啊。”

“什么!?”

将领瞬间回过头,望向狼狈不堪的盗墓贼父子,一下子从轿辇站起身:“你们两个就是偷盗了特里维斯家族公墓的盗墓贼?”

“就是我们!我是汉克,他是德里克!我们刚刚说的都是实话!”老汉克诚惶诚恐的回答道。

“停停停!全都停!”

将领的命令声中,轿辇边传出悠长的号角声,整支军队都渐渐停下脚步,为首军官一下子跳下轿辇,快步走到了二人面前:

“实话告诉你们。我有紧急任务在身,就是要找这两个盗墓贼。你们要是敢编段子糊弄我……”

他“锵”的一下抽出了佩剑,抵在老盗墓贼的脖子上,露出了一个后果自负的表情。

“绝对没有说谎!我们刚从森林里钻出来,因为那个叫杰弗里的蛇头是个怪物,偷渡过程中要杀我们。幸好我们运气比较好,搏斗了一番之后,反到把那个怪物给杀了。还有还有,特里维斯家族的公墓里也有古怪,里面很可能埋着比恶灵更可怕的东西,我们还有一个同伙,就是被那东西给杀了!”

老汉克只觉得锋刃上的寒气一下子沁入骨髓,口不择言的飞速解释着。

“嗯……听上去到不像是假的。”

将领收回了佩剑,端详着盗墓贼父子,咧嘴大笑道:“越看越像,多半是真的了,没想到老子刚出发,这功劳就自己送上门了。”

“将军。”

老盗墓贼连忙把一只手按在胸前,身子微微前倾,摆出个鞠躬的姿势:“请把我们快点送进监狱吧!”

“急什么?”

将领见二者的神奇焦急,面色苍白,拧紧眉毛问道:“怎么回事?难道这会儿还有人追杀你们两个?”

“是啊是啊!”

德里克用力的点头,哭丧着脸说道:“那个杰弗里的同伙一直在追杀我们,派来的怪物一个比一个强大,上次如果不是独眼巨人和怪物打起来,我们就已经死在原始森林里了。”未完待续。


宜宾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先声药业
宝鸡看白癜风要花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