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欧冠

木纹杀戮武皇第五百三十七章木婆婆

发布时间:2020年09月17日    点击:[0]人次

杀戮武皇 第五百三十七章 木婆婆

倾刻间,方海与夏清已经回到了那一处民居当中。

乍一进入这里,方海已经看到了夏清的奶奶与那木婆婆,依旧是从在那里聊得正欢,两人喜笑连连,似是说到了什么高兴的事情。

“木婆婆,你今天可真有福,看,这是什么?”

夏清欢快的扑了过去,指着方海那一团灵气中稳稳包裹着的淡红果子。

这个小姑娘似乎对方海的灵气,全然没有好奇心,只是专心向这两个老妇,解释起这种淡红果子,究竟是怎样好吃了。

只是,夏清的奶奶一见方海化出的灵气,瞬间就是变了脸色。

“你是……修炼者?”

不等方海回答,夏清却是疑惑地问了起来。“奶奶,什么是修炼者啊?”

这个青衣老妇却是匆匆将她拉到自己身边,一脸防备地看着方海。

“你究竟是什么人,为什么会来这里?”

旁边的木婆婆却是一言不发,只是将夏清拉了过来,替她梳理起头上的乱发来。

方海苦笑一声。

“方海只是偶然进入这里的,并没有什么恶意。”

青衣老妇却是不大相信,依旧紧紧盯着方海。

“我不管你是什么来历,究竟是要做什么,总之请你尽快离开这里!”

“什么!”夏清顿时惊呼起来。“奶奶,你怎么了?我还想让方海带我到外面去看看呢……”

只是,在听了夏清的话后,青衣老妇脸上神色更为凝重。

“你走吧,我是不会让这丫头离开这里的……”

“奶奶……”

看到自己的奶奶这样坚决,夏清不禁便是娇嗔地撒起娇来,只是任她如何撒娇,这青衣老妇都是全然没有一点动摇的样子。

方海摇了摇头。

“既然如此,方海便就此离开吧……”

说着,方海一脸歉意地朝夏清笑了笑,又是将那一堆淡红果子小心放到桌前,便是这样转身缓步离去。

在他将要走到门前时,便是又停了下来。

青衣老妇看着他的举动,脸上又是露出一副紧张样子。

只是方海却是没有再转身,而是操控着一道灵气,从轮回盘中化出数十枚丹药,全部送到了那一个方桌前。

“这些丹药对你们也算有些用处,就当是我对清的谢意了。”

话音刚落,方海便是大步踏了出去。

随着房门吱呀响动间,屋中的夏清已经是焦急的叫喊起来。

“方海!”

疾呼间,这个小姑娘便是挣开了木婆婆,朝着院子中的方海急匆匆的追了出去。

“丫头!”

青衣老妇见到夏清扑出去,不禁便是着急地站起身来,似是想要去拦她。

只是才是刚刚起身,木婆婆便是伸手将她拦了下来。

“夏妹妹,清长这么大还没有到外面去看看呢,她既然想去,你就让她去玩玩,我看那小子人也不错,应该不会欺负她的。”

“这怎么能行!”青衣老妇连连摇头。“木大姐,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们那里发生的事情,整整一个村落,就全都是被他们那种修炼者给毁掉了,若不是我们躲得快,只怕早就是没了性命。你说我又怎么放心这丫头又跟这种修炼者混在一起……”

木婆婆摇了摇头。“修炼者与修炼者之间也是有差别的,凭我的眼光,能够看出那小子一定不是什么坏人。清从小就有这个想法,一直也没有机会,现在碰巧遇到了这小子,两个也算谈得来,到不如让她出去满足一下心愿,从此以后也就安心了。”

木婆婆说到这里,又是轻声道;“况且你也知道我是有一些本事的,自然不会让清受到伤害的……”

“可是……”青衣老妇又是着急地道。

只是还不等她说出口,木婆婆便是摆了摆手。

“不用可是了!这次我做主,就让清出去玩一下。”

说着,木婆婆不顾青衣老妇的担忧,缓缓抬起一只干枯手掌,在自己头上那苍白头发间,一下拨起了一根白发。

转眼间,这根白发便是在她的手掌中缓缓涨大,数息后,就是化成了一条干枯树枝。

“唉,清这丫头是有些可怜,长这么大,就这样终日呆在这里,也不怪她想出去了……”轻叹间,木婆婆便是走到了院子中。

只留下青衣老妇在那里也是连连叹息,似是觉得由保证机构出具《存量房交易结算资金托管凭证》。木婆婆说得不错,在那里不断摇起头来。

院落中。

夏清紧紧拉着方海的衣袖。“方海,你说过要带我出去玩的,怎么想一个人走?”

方海苦笑一声。“清,不是我不带你,你也看到从2006年起了,是你奶奶不放心啊。”

夏清也是苦恼无比。“奶奶真是的,我一个大活人能出什么事啊?就是出去玩一玩,不用多久就会回来的。”

“呵呵……背后说你奶奶的坏话,这可不好啊……”

一声轻笑间,木婆婆已经缓缓走到了二人跟前。

方海的双眼瞬间凝紧,他已经看到了在这木婆婆手中,正稳稳的躺着一条树枝,虽然看似干枯无比,却是又仿佛还蕴含着一丝生机。

看到这里,方海心中已经确定,隐匿在这一方碧绿世界中的恐怖高手,八成就是眼前的这一个木婆婆了。

“方海见过前辈……”

匆匆抱拳,方海恭敬地看向木婆婆。

木婆婆却是没有理他,只是笑着对夏清道。

“清啊,你想出去就出去吧,不过记得不要到处乱跑啊?若是出了什么事情,不只是你奶奶,我也会伤心的。”

“嗯,多谢木婆婆。”

夏清一听便是欣喜无比,一下扑到木婆婆的怀中,又是嘟着嘴在她脸上狠狠亲了一口。

“哈哈哈……”

木婆婆大笑间,双眼微微扫动,似是不经意间看了方海一眼。

转眼间,夏清已经离开了木婆婆,重又站到了方海跟前。

木婆婆摇了摇头,又是看向方海。“你叫方海?我家清可就交给你了,你可不能让她受到伤害啊!给,将这东西带上吧……”

恭敬地接过这一条树枝,方海郑重地点了点头。“晚辈一定会保护好清的!”


先声药业上市
治疗老年性阴道炎症
揭阳哪里专业治白癜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