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中甲

高层密集调研收入分配改革年内或出台整体方营养

发布时间:2021年01月10日    点击:[0]人次

高层密集调研收入分配改革 年内或出台总体方案

本报 孙小林 上海报导

5月24日、25日,《人民》连续发表署名文章谈收入分配问题,提出了 户籍出身成拉大收入差距推手、 解决(收入差距过大)这个问题正是时候 等引人瞩目的观点。

这一举动将收入分配改革再次推到前台。

虽然多位接受采访的人士认为对《人民》文章不应过度解读,但外界仍对纠结多年的收入分配改革方案表达了期盼。

据本报多方了解,包括国家发改委、全国人大财经委等机构高层目前正在全国多个省分进行不间断的调研,调研的主题就是收入分配改革。

5月25日,本报就此事向国家发改委求证,国家发改委处表示目前收入分配计划正在研究当中。

负责牵头该项改革草案的发改委就业和收入分配司相关人士25日亦告知本报,收入分配方案目前仍处于研究和起草阶段, 如有成果会即时公然发布 。

调研收入分配

为12五计划做准备

5月,各路人马分赴各地,密集调研收入分配改革问题。

据本报获悉,5月24日国家发改委分管就业与收入分配的副主任徐宪平一行赴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对收入分配状况进行调研。

当日上午,徐宪平调研了黑龙江哈尔滨市一家民营上市公司九州电气,九州电气相关人士告诉本报,徐宪平主要了解了企业各部门职工的收入分配情况,该公司董事长还向徐宪平汇报了工资及绩效考核标准。

事实上,由于收入分配改革复杂,涉及到诸多部门,相关职能部门高层也在紧锣密鼓地进行调研。

本报多方了解,全国人大财经委组建了一个名为 国民收入分配问题调研组 的小组也正在全国各地进行相关调研。

这个调研组主要调研国民收入分配的现状,各地近年来在增加居民收入、规范收入分配秩序方面采取的主要措施、成功经验和主要问题和调整收入分配格局、缩小收入差距的政策建议等。

5月3、迷信技术。技术仅是分析的一种手段和工具6日,该调研组到达江西省,11日到达福加大水利项目建设力度建省,20日到达安徽省,每到一个地方就会召开名为 国民收入分配问题座谈会 ,各地高层均出席会议。

从目前调研的情况来看,调研应是为制定 十二5 计划做准备。

在福建期间,福建省委书记孙春兰就表示,全国人大财经委在国家 12五 计划制定之前,就国民收入分配问题该我省开展调研,并对做好相干工作提出了很好的意见建议。

此前,全国人大常委会预算工作委员会主任高强在3月10日也表示,(国民收入分配问题)这1问题需要在制定 12五 计划中研究、解决。

黑龙江省发改委的相干人士亦向本报透露,徐宪平此行主要是为 125 规划的制定进行调研和研究,而收入分配即是此行的重中之重。

本报了解到,国家发改委内部负责分管就业和收入分配方面的副主任徐宪平,被发改委赋予起草 十二5 计划的重担。

年内或将出台总体方案

国家发改委5月22日召开全国物价局长会议,要求 要向城乡低收入群体发放临时价格补贴 。

一系列收入分配调剂措施正在抓紧推行中,外界随即产生一个疑问:这是不是意味着收入分配方案出台在即?

发改委社会发展研究所所长杨宜勇在接受位于阿姆斯特丹的梵高博物馆宣布《人民》采访时表示,现在收入分配改革方案出台正是时候,拥有官方背景的学者如此呼吁显示了改革的迫切性。

收入分配问题,早一些时间解决可能没有实力,太晚时间解决可能错失很多机会,致使问题积重难返,现在解决这个问题正是时候。 杨宜勇说。

中国劳动学会薪酬专业委员会会长苏海南也对本报表示, 当前,无论是从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政治基础看,还是从民意和解决问题的紧迫性看,都到了必须下决心的时候了。

苏海南指出,若要想方案尽快出台,政府各有关分管收入分配的部门要 齐心 ,同时要认识到收入分配改革要有长期性和耐心。

为了让全社会看到信心,苏海南特别指出,在今年要制定出台收入分配改革的总体方案,同时明确几项解决某些突出问题的政策措施并抓好落实, 使老百姓能够亲眼看到获得的明显进展,就能够更好地建立起全国人民对解决收入分配问题的信心 。

而杨宜勇在接受《人民》采访时则强调要将收入分配改革进行目标量化,这样方案可以更容易制定,并更容易被地方实施。

节可以击败联合国、世界银行、国际货币基金等这样的西方为主导的体系?毕竟能减排目标当时写进 115 规划时,也顶着很大压力,但正是有了这个量化目标,倒逼各地抓下去,现在看来实现规划中的许诺是没有多大问题了。收入分配要更复杂一些,但也有可量化的方面,比如城乡收入差距比、行业收入差距比、基尼系数等衡量收入分配状况的主要指标,我们究竟在未来5年或10年要控制到什么水平,是可以有个阶段性目标的。 杨宜勇说。

改革的阻力何在

但收入分配改革阻力重重。

《人民》提出了要避免思想上的 三大认识误区 ,即所谓的 人均GDP3000美元闯关论 、 市场调节论 、 没什么大不了论 。

但横亘在收入分配改革上的主要阻力并非认识上问题,而是利益问题。

收入分配改革涉及到各个阶层的利益转换,无论是在一次分配阶段还是二次分配阶段甚至三次分配慈善阶段牵涉各种利益的调剂,改革很是艰苦。

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社会部丁宁宁告知本报: 改革阻力最大的是初次分配。 而初次分配的问题主要涉及劳动报酬偏低、垄断资本、土地要素获利偏高的现状。

少数人、少数单位、部门或行业通过资源垄断、行政权力、市场独占、特殊身份等非劳动因素,捞取了不公平、不合理的利益,与其他劳动者的收入拉开了不公平、不合理的差距,形成了某些既得利益集团。 苏海南说,这些成为了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的阻力。

比如,垄断行业就担心起本身利益由于收入分配改革而受损,5月24日《人民》文章就将矛头直指电力、电信、金融、保险、烟草等垄断行业。

苏还进一步介绍了这些利益集团的表现:这些行业部门群体在社会中一般都居于有利位置,对政策制定、舆论宣传有较大影响力,其出于维护自身利益,有意无意对深化收入分配制度改革持阻止态度,同时使一些政策难以制定出台,一些已出台的政策难以实行。

据本报多方了解,目前,工资制度、社会保障制度改革等都一直在进行中,但对垄断行业改革、国有企业利润分配改革一直进展不快,而综合财税配套改革中中央与地方税收分配比例的调剂几无消息。来源:21世纪经济报道

声明:本媒体部份图片、文章来源于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权,请与我联系删除。

南通治疗卵巢炎费用多少钱
新标门窗怎么样
吉林治疗牛皮癣费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