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沙体育网

当前位置:主页 >> CBA

傲世傀儡师第九百四十章曼陀罗花兽搭配

发布时间:2020年05月21日    点击:[1]人次

傲世傀儡师 第九百四十章 曼陀罗花兽

天空,天‘色’暗沉,滚滚乌云肆意翻滚,整个天际看上去压抑的可怕。-79-这片‘荡’漾着古老气息森林上空,不知何时竟是下起瓢泼大雨。

盘亘山脉,密林中央,一条本不能称之为道路的泥泞小道一直延伸向里,道路一眼看不到头,只知道是连接向那下一座起伏山峦。

嘀嗒!嘀嗒!

树枝上,聚集的雨水终是承受不住本身重量,稀稀拉拉它让年少的我们知道了只要不放弃就能打败强敌掉落地上。让那本就泥泞不堪的小路更为崎岖。而此刻,就在这条道路约莫一半处。一道人影正步履蹒跚的向前走着。

视线拉近,那人竟是浑身沾满血一般的污水。那液体尤为粘滞,虽然有雨水沁湿其上,但却没有丝毫被冲刷掉落的迹象。

踏踏!踏踏!

那人脚步深浅不一的走在小道上,每一步的踏出,似乎都要耗费大部分力气,刚走了了没几步,他便停下来稍作歇息,然后再继续向前。如此循环,他虽然速度不快,但渐渐的也是逐渐靠近下一山峦。

这个人,赫然便是成功斩杀掉蚀日火鹫,现在正朝困龙山前行的古辰。他身上,那血一般的粘滞液体赫然就是蚀日火鹫的鲜血。

之前被重伤过后,他本以为支撑不了多久,但当无意间触碰到蚀日火鹫淌出的‘精’血时,这东西竟是有着促进伤势恢复之效。

所以本来就准备以兽血掩盖的他,自然也乐的如此,用血将全身都浇透,然后等到恢复一些力气后,便选择前行。

因为这里毕竟刚刚经历过战斗洗礼,震‘荡’的余‘波’还未完全消散,加上蚀日火鹫尸体传出的气息,很容易引来其他的九道尊兽s;。

这些与天地伴生的恐怖灵兽,天生冷血的它们可不会放弃如此好的机会,灵兽与灵兽之间吞噬尸体也能起到一定的修炼作用,所以这个地方现在可以说比蚀日火鹫活着时,还要危险几分。

“呼哧!呼哧!”

沉重的呼吸从古辰口中不断吐出,热气与雨水‘交’织,化为阵阵白烟飘‘荡’在走过我只想褪去光环轨迹上。

“还没到么?”他抬头看了眼那依旧看6月18日不见尽头的道路,手中拽着那份泛黄地图,图上标注的困龙山便处在这条道路的另一端,而此时在那地图上,密密麻麻的线条之间,一个黑‘色’小点正不停的闪着幽芒。[超多好看]

幽芒所指,正是他现在所处位置,而这,也是刚才不久他拿出地图后,方才发现的情况,进到这片核心区以后,地图上所呈现的一切也是比之前清楚的多,而且还能标明所在位置,对于寻找困龙山倒是一个不错的消息。

……

脚下,道路依然,瓢泼大雨也没有丝毫要停歇的意思,顺着地图所指,他只得硬着头皮一直朝里。走的越深,周围的一切也是显得更加诡静。

只是,这份出奇的寂静却是没有给他带来分毫的心定,反而越往里,脚下速度也随之缓了下来。因为就在即将走通小路的同时,他能清晰察觉到已经有数股不弱的气息从他身上快速扫过。

那是生活在这片地域其他九道尊兽释放的探查气息,也许是感觉到有异常气息在移动,因此探测一番。

而也好在他此刻周身都被蚀日火鹫‘精’血沾满,那些九道尊兽的气息也是一扫而过,并未做过多停留。

由此看来,至少这一身伤势,没有白受吧!

“呼,终于到了。”

又走走停停约莫几个时辰,当跨出小路的一刻,柳暗‘花’明,天地顿时豁然开朗。

这里,又仿佛进入到另一个空间,身后是那黑压压的一片天地,瓢泼大雨毫不停歇,而身前,阳光明媚,天地间一片祥和宁静。

眼前的区域,不再是那密密麻麻的丛林,也没有那片片参天巨木,有的只是一望无垠的广阔辽原,平原上‘花’草林立,芳香气息满满而‘荡’。

目光被眼前一切吸引,嗅着空气中阵阵香气,古辰顿感身心都舒畅不少。深吸几口过后,他又觉眼皮微沉,大脑随即出现些许眩晕感。

“不对,这东西有问题。”

眩晕浮现时,小腹处陡然升起的一股冰凉之气令他周身一个‘激’灵,神智随即重归。

“曼陀罗‘迷’雾,小心点。”

身旁,空间微闪,妖焰天凤和湿罗‘玉’竹所化虚影随即显现出来。“是曼陀罗‘花’兽,想不到在这里还能见到这种稀有物种。”

湿罗‘玉’竹眼瞳中闪动着幽幽绿芒,旋即只见它身体上条条枝叶许许展开来,顷刻间便将古辰和妖焰天凤笼罩起来。而随着进入枝叶中,古辰只觉眼前空间突然微微扭动,而后身前那一望无垠的景象,继而也是许许变化起来。

“曼陀罗‘花’兽,身俱‘迷’幻之香,能影响人之大脑,使人逐渐失去神智,最终‘迷’失在‘花’香之中。”湿罗‘玉’竹轻声解释道。

说话间,古辰眼前也是彻底清晰起来,目光所及不再是那宁静的天地,虽然还是阳光明媚,但依然是那起伏不定的连绵山峦。

“曼陀罗‘花’兽?是在这附近吗?”古辰开口问道,心顿时紧绷起来。

曼陀罗‘花’兽可不是普通的灵兽啊,就算在九道尊兽中,那也是极端接近顶峰的存在,灵兽录有曰‘沧古至灵,名为曼陀,‘花’生‘迷’离,是为‘乱’世‘乱’智之邪恶存在。’

对于此种灵兽,就算是‘阴’阳镜的强者碰见,都是凶多吉少,想要从它手下逃脱,除非是有奇迹,否则断然不可能。

“不会,这里的‘迷’幻之香浓度太低,应该属于边缘地带,否则你觉得以你现在的实力,能够抵挡得住?”湿罗‘玉’竹撇了眼古辰,这‘迷’幻之香看上去倒是对他作用不大s;。

古辰点点头,这才放下心来。随即他又将视线投在地图上,下细查看一番,然后又看了看四周,眉头当即微微皱起。

“咦,图上标的就是这个地方啊,怎么什么都没有?”

指尖触在地图上标记之处,其上显示这里应该就是困龙山虽在地才对啊,可是方言望去,除了远处几座高山外,这里再无其他啊。

“难道,地图出问题了?”

他又是细细查看几番,得到的结果却依然如此。可这地图乃是赏金傀儡师工会长老亲手‘交’与的啊。当初自己可是用三枚生死符章换来的。

“不……应该就是这里。”

而正当古辰疑‘惑’时,妖焰天凤却突然开口说道。而说话间,他视线也是始终落在面前不远处的那片空间中。眼目‘阴’沉。

“嗯?”

古辰偏头。湿罗‘玉’竹当即也是朝他投来视线,不过当后二者目光‘交’汇时,那眼神里,竟是罕有的‘露’出一抹了然。

“它说的对,对那种存在,这片天地或许没有谁比它再有发言权了。”湿罗‘玉’竹道。

古辰脸上疑‘惑’更深。

妖焰天凤沉‘吟’片刻,忽的兀自深吸一口气,目光锁定前方空间,道:“就在那里,想要见到他,你还需要一样东西。”

“东西?”古辰一愣.

“啊,是那个。”

片刻后,他猛地想起,前来陨落森林时,酒鬼特意将困龙匙‘交’与了他,并且还亲叮咛万嘱咐一定要小心保管,以备不时之需。现在看来,这枚钥匙应该就是进去困龙山的指引钥匙。

一念至此,他旋即探手入怀,从最贴身处掏出那枚看上去并不出奇的钥匙。

困龙匙。恐怕连他自己都不知道为何这枚钥匙会有如此霸气的名称,莫不是此物之下当真有真龙被困?亦或是像酒鬼所说,当用到困龙匙的时候,便是解开他身世之谜之时?

呼!

深吸一口气,古辰锁紧不仅要看主机的性能和价格心神,如捧至宝般将困龙匙捧与掌心之中,大气都是不敢出一下。

这一刻,捧出困龙匙的瞬间,仿佛这片天地的时间都为之静止一般,空气中除了那还能隐约察觉到的细细冷风,便只有曼陀罗‘花’兽还弥漫在鼻尖的淡淡香气。

古辰静静捧着困龙匙,良久……

“嗯?怎么没什么动静?”

足足半晌,周围还是那熟悉的周围,没有丝毫变化。没有山岳浮现,没有异象陡生,甚至连一丝一毫的异响,他都是没有察觉到。

“该不会又错了吧。”古辰暗自疑‘惑’道。

而就在他刚想再度询问妖焰天凤时,当他视线转向后者的瞬间,妖焰天凤竟也是目不转睛的盯着他,从那眼神中,他第一次读到一抹从未有过的恐慌与愤怒。

“你,怎么了……”他刚想开口询问,却觉身后忽是有着厉风皱起,紧接着一股强大到令他无法反抗的神秘力量顷刻间从天而降,那力量狠狠落在他‘胸’口处,直让他有些喘不过气来。

而也是神秘力量出现的一刻,只见妖焰天凤与湿罗‘玉’竹眼中均是闪过一抹忌惮,随后仿佛见到某种极为可怕的东西,伴着陡然闪过的光芒,飞速消散而去。然后不管古辰如何呼唤,二者均是没有分毫反应。

“该死,怎么回事?”他暗自一惊。

刹那间,掌心中,只见那困龙匙上突然有着紫气袅袅腾起,又是让他大吃一惊。

那紫气,完全是由紫金二‘色’‘交’织而成,高贵异常,而在那紫金气力中,他也是清晰感到一股霸绝天地的狂傲之息,那种气息,似乎完全不属于这片大陆般。

当那气息升腾时,仿佛天地都在为之颤抖……

...

心律失常乏力吃什么
芜湖治疗男科医院
滨州男科医院咋样
南阳白斑疯医院
季节性过敏性鼻炎吃什么
吴忠治疗白斑病费用